伊甸園的祭壇 
伊甸園的祭壇 
Back Cover
試閱
特價

伊甸園的祭壇 

Altar of Eden

NT$350NT$277save21%

已售完

網上分享

內容簡介 / 名人推薦

背出π至小數點後百位以上的鸚鵡,懂得交換人質的劍齒虎…

高智能的生物腦,以無線網絡連接生成了遠超過人類想像的超級智慧,

人類該如何面對自己一手造成的最大浩劫?!

奇想超越麥可‧克萊頓《侏儸紀公園》  《印第安那瓊斯》系列續作指定作家

各大暢銷榜常勝軍詹姆士.羅林斯全新出擊

一出版立刻空降《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今日美國報》、《出版人週刊》等各大文學小說暢銷榜

「這傢伙不是寫小說的,他簡直是蓋雲霄飛車的!」──Bookreview

最可怕的生物兵器竟然是腦?!

從人類企圖做神的工作那一刻起,我們都將成為自己的獵物……

專門研究瀕危動物美女獸醫羅娜,臨時受命協助調查一起詭譎的動物走私案,漁船上的船員已全數失蹤或死亡,只留下一籠籠根本不該存在這個世界上的生物。連體的侏儒捲尾猴、長腳的緬甸蟒、足球大的吸血蝙蝠、能夠背出π的無毛鸚鵡…還有已經破籠而出、絕種千年以上兇猛的劍齒虎…牠們駭人的共同之處在於:非比尋常的高度智慧,以及多了一對完全相同的染色體。

為了追捕已經肢解數人、即將襲擊童軍營地的劍齒虎,羅娜和久別重逢的美國邊境巡邏隊警官傑克必須走出彼此間那段不可告人的往事,攜手對付難纏的高智慧生物,以及隱身在黑暗中、企圖消滅所有真相的特種部隊。

究竟是誰在藉由基因工程引發返祖現象,妄想代班神的工作重建伊甸園?在世界混沌之初,所有生物意識相連的真相到底是什麼?羅娜與傑克又是否能從這巨大的狂妄和野心之中逃出生天?

 

【媒體書評】

●「結合科學實證分析與高爆發力的動作場景,跟賣座電影一樣精彩刺激。」——芝加哥太陽報

●「詹姆士.羅林斯的文字躍然紙上,懸疑緊張的情節令人愛不釋手……結合精彩的個人冒險、菁英團隊的合作,以及宗教符號學,創造出動人心弦的閱讀體驗……堪稱當今最出色的科技/驚悚小說。」——圖書館學刊

●「詹姆士.羅林斯不愧是書寫跨國懸案故事的大師。」——李奇蒙時遞報

●「這傢伙不是寫小說的,他簡直是蓋雲霄飛車的……詹姆士.羅林斯巧妙地結合了扣人心弦的歷史懸案,精彩的動作場面,以及獨具風格的人物……喜歡『動作戲』的讀者絕不容錯過。」——書評

●「詹姆士.羅林斯真的說到做到:保證精彩、真的精彩。」——坦帕論壇報

 

 

【譯者簡介】

許文達,一九七三年生,台灣宜蘭人,中央大學英美語文研究所肄業,曾任《電腦玩家》編輯,現為專職電腦遊戲與奇幻小說工作者。譯作有:《活祭》、《柏德之門二》、《戰爭遊戲》、《克萊恩魔法傳》、《魔法聖戰》、《戰爭機器》、《死亡之門》系列,以及《魔獸爭霸》系列。

目錄

【序文】

隱藏在《伊甸園的祭壇》背後──作者訪談

Q: 您的「西格瑪中隊」系列一直非常受歡迎,最新的《THE DOOMS DAY KEY》更是登上了紐約時報暢銷書榜的第二名。您怎麼會突然想要寫本獨立的驚悚小說呢?

A:在寫了六本「西格瑪中隊」系列的小說之後,我原本就有打算要甩開舊人物和舊包袱,寫篇獨立的新故事。這也是個回歸我寫作根源的機會。我最早的前五本小說都是各自獨立的冒險故事,而且,每一本都在嘗試捕捉自己以往閱讀的通俗小說中的某種精神,再配上喬治.威爾斯、凡爾納,以及哈葛德(H. Rider Haggard)等作家天馬行空的想像力。譬如我的第一本小說《Subterranean》便有點像是凡爾納的《地心冒險》,而我的第二本書《Excavation》則常被描寫成哈葛德的《所羅門王的寶藏》的現代版。所以,《伊甸園的祭壇》開頭便順理成章地引用了喬治.威爾斯《攔截人魔島》書中的一句話,因為它寫的正是對動物進行奇怪實驗的故事。

Q:《伊甸園的祭壇》的創意發想點是從何而來的呢?

A:在吃午飯的時候冒出來的。當時我正在跟我HarperCollins出版社合作的編輯聊天,她問了個我還在執業當獸醫時就經常一直被問到的問題:你怎麼從來沒寫過跟獸醫有關的故事,像吉米.哈利的《大地之歌》那樣的?而我的答案也很簡單「因為哈利的小說死的人不夠多」。其實在那個時候,我每天已經得以獸醫的身份工作十四到十六的鐘頭,晚上回家之後壓根不想再碰任何跟獸醫有關的事情,只想寫點劇情緊張懸疑、有各種詭秘場景的冒險故事。所以在那次用餐的時候我就跟我的編輯說,就算我真的寫了本獸醫的書,肯定也還是個驚悚冒險故事。從那次對談之後,故事便開始在我的腦海中逐漸累積:假如有個獸醫意外碰上了一宗稀有動物走私案……但是那些動物又不大正常?有了這麼個開端之後,故事很快便建構起來。而且就跟我所有的作品一樣——沒錯,會死很多人。

Q: 這部書的主角是位獸醫,而您自己也當過好幾年的獸醫。怎麼會想到要主角從事跟您以前一樣的職業呢?

A:因為我還是很喜歡當獸醫。我從小就一直想要當個獸醫。我還記得小學三年級的時候老師一定都會出的那個作文題目:我的志願。其實我早就知道自己長大以後要當獸醫,可是我坐在自己座位上抓著頭想了好久,想不出來「獸醫」的字到底要怎麼寫。於是我只好去做所有小三學生都討厭的那件事情,就是查字典。你看,我就是有那麼想要當獸醫。即使現在已經停止執業,這股熱情還是不自覺地擴散到我的作品裡。我筆下的故事人物經常會有動物作陪,不管是老德國牧羊犬、小美洲虎孤兒,還是混種的狼狗搜救犬。所以我想,也該是時候,送個獸醫登上大舞台了。

Q:而且您還把羅娜.波克醫生設定成女性。事實上,您有非常多的女讀者。您怎麼有辦法這樣深入地描寫出女人的心境,而您當初又是怎麼會想要從女性角色的觀點來寫這本書的呢?

A:我還在學校念獸醫的時候,班上有半數的同學是女的。之後,女獸醫的比例更是持續攀高。所以我想,從這麼個新鮮的角度來切入故事應該是蠻恰當的。我家裡除了有三個兄弟之外,更重要的是,也還有三個姊妹。我對女人心境變化的認識可以說都是她們教我的,而且她們也依然是我的最佳試閱者。既然我都打算要有所突破、寫出個新類型——史上第一本獸醫驚悚小說——我想乾脆就讓個女的來主導這類「男滿為患」的文類吧。可是,我又不想寫出個女藍波。我希望能創造出一個有血有肉的真實女子、跟故事場景的紐奧良有深刻淵源的女子。於是,羅娜.波克就這麼誕生了。

Q: 您的驚悚作品另一個非常吸引女性讀者的特色,就是書中的浪漫劇情。羅娜會有什麼浪漫的遭遇嗎?

A:當然。傑克.梅納德是邊境巡邏隊的菁英,而且就跟羅娜的家庭一樣,和紐奧良有著很深的淵源。但是和羅娜家花園區的莊園豪宅所不同的是,他們家是肯瓊人,而且深深扎根於河口一帶的沼澤區。雖然他們來自於兩個截然不同的世界,卻共同擁有一段不堪回首的年輕往事、一段他們都想要埋藏的秘密。只是,有些秘密它就是埋藏不住。

Q: 書中許多場景發生在奧杜邦瀕絕物種研究中心(簡稱「畝園」)。這個中心是做什麼的?您說它並沒有對外開放,但是您有參觀過嗎?若是沒有,您這個點子又是怎麼來的呢?

A:「畝園」是真實存在的機構,和紐奧良的奧杜邦動物園就有合作關係。這座研究機構座落在密西西比河畔一處孤立的千畝野地裡。「畝園」的主要目標是利用尖端科技保存瀕臨絕種動物,運用像是人工授精、胚胎移植,甚至複製等技術,希望能將牠們從絕種的危境中解救出來。在2003年的時候,他們創先成功複製了一隻非洲野貓,而且還將牠取名叫Ditteaux,發音如同ditto,也就是「同樣」的意思。我很欣賞他們這種幽默感,料想羅娜必然會在這個機構裡工作。

Q: 您在《伊甸園的祭壇》中提到了「基因退化」的現象。那到底是什麼東西,我家的貓咪會生下長著劍齒虎獠牙的寶寶嗎?

A:所謂基因退化的正式說法是「返祖現象」。這是一種真實的現象,指的是某種已經消失許多世代的基因特徵,又重新出現在生物個體身上。書中描述好幾頭動物出現了這種現象,其中有隻緬甸蟒更長出了蛇類祖先已經消失的腳。我原本以為這樣的生物是我自己編出來的,結果幾個月前,我意外讀到一篇科學文章,說在中國有條蛇長了功能完整的一條腿。好奇的你只要Google搜尋一下就能找到這條蛇的圖片,而這也證明了大自然真是充滿了驚喜。

 Q: 另一個您在《伊甸園的祭壇》拋出的觀念,是某種更高階的、集體式的智慧。您相信動物能進行這種集體式的思考嗎?您相信這等類型的智慧真的已經存在嗎?

A:世上的確存在著不少超乎我們當今理解限度的東西,在這書中提到的一項科學現象正是人類和動物之間的微妙關係。人類對動物那種不可思議的深刻情感,其實遠超過了普通情感或是作伴的需求,而且動物的存在對人也有極大的影響,譬如:拍拍貓兒就能立刻讓血壓下降,帶動物進醫院病房可提高病患的免疫力並加速復原速度。但是,至今我們仍不明白為何人體會有這樣的生理反應。我在這小說裡提出了我自己的理論,為免破壞閱讀樂趣,容我暫且賣個關子。

Q: 基因試驗是《伊甸園的祭壇》的劇情主線之一,身為一名獸醫,您對這議題的看法如何?

A:以「畝園」為例,創新的基因科技研究的確能帶來極大的助益,拯救數以百計的瀕臨絕種動物。但是這些技術確實也存在著巨大的濫用風險,而這也正是我喜歡在作品中探討的主題,拉高層次,檢視濫用新科技所引發的道德衝突。其實,這類的挑戰並不獨見於本世紀,我在小說一開始便引用了喬治.威爾斯的話:「研究自然讓人終於變得跟自然一樣無情」。所有科學探索都會面臨到「界線在哪裡」的問題,而在我的小說裡,我就是喜歡跨越界線,探討界線另外一側的詭奇危境。

Q:在《伊甸園的祭壇》中您還探討了民間軍事開發合約所帶來的問題。書中的「鐵河工業」進行了不少令人髮指的恐怖試驗。肯定有什麼規範能限制這類的試驗,對吧?!

A:在美國境內或許是有一些規範,但只要一跨出國境,就成了科學三不管地帶。目前有大筆的政府經費注入民間軍事合約市場,包括傳統的軍火商,以及更廣義的科學研究社群。隨著競爭日益激烈,惡質的行徑也亦發嚴重,包括:商業間諜、惡意毀謗、外包到第三世界國家以逃避罰則和安全規範,甚至種種更加見不得人的惡行。雖然鐵河工業是本書虛構的產物,但這類惡行絕非子虛烏有。

Q:您的「西格瑪中隊」系列頗有上窮碧落下黃泉的味道,主角老是出現在南極、西藏和非洲等等的地方。可是《伊甸園的祭壇》絕大多數的場景都是在紐奧良,為什麼會決定選同一個地方來發展劇情?為什麼會選紐奧良呢?

A:因為我愛紐奧良。在卡崔娜颶風之前與之後,我去了至少十次以上。我去參觀過鱷魚農場、坐風扇船遊過河口沼澤,持燭光逛過墓園,在盛夏六月賞過花,在將軍宮餐廳偷過麵包,而且逃過了在波本街猜那是什麼味道。美國沒有任何一座城市比得上它,儘管遭受颶風摧殘,它依然生氣勃勃。紐奧良有著特殊的活力,豐富多元的文化,以及一種讓從古至今多少作者縈繞在心的獨特氣質。

Q: 您素來以既廣且深的研究而聞名。在研究與設計《伊甸園的祭壇》的劇情時,您有做了什麼樣的驚人冒險嗎?

A:這是我身為作者以來,第一次遵循「寫你所知」這句格言。當然,那也僅適用故事當中的獸醫成分而已。至於其他的細節,我花了非常多的時間在沼澤裡學習,像是:鱷魚喜歡棉花糖、浣熊很會游泳,還有七月真的非常不適合跑去河口沼澤等等。我也用力張開耳朵,從當地人聽到了各種有趣的故事和軼聞(其中還有許多太過驚人、無法刊印的)。當然,我還吃遍了紐奧良的各種美食。這些都是作者為了創作而必要的付出與犧牲啊!

Q:未來還有什麼出書計畫嗎?

A:一直都還有二、三本書要寫。2010年的春天,我會推出童書系列的第二冊,書名叫做《Jake Ransom and the Howling Sphinx》。然後,夏天要出剛剛說的那本西格瑪中隊的重頭戲。年底的時候我還有個驚喜要給大家,只是現在還不能透露。所以,還有好多本書要忙!

Q: 您可真是個大忙人。您都不用睡覺嗎?

A:睡覺?那是什麼東西、聽都沒聽過。麻煩教我一下。

獎項名稱

一出版立刻空降《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今日美國報》、《出版人週刊》等各大文學小說暢銷榜

延伸內容

評論

There are no reviews yet.

第一個評論者 “伊甸園的祭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