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Cover
試閱
特價

這是我寫給世界的信【精裝版】

The Selected Letters of Emily Dickinson

NT$400NT$316save21%

尚有庫存

貨號: 9789864891924 分類: , , 關鍵字: , , , , , ,

內容簡介 / 名人推薦

與惠特曼齊名的艾蜜莉.狄金生,

以獨特的詩風影響世界詩壇百餘年,

讓幾乎所有創作者都在心中為她保留了位置。

 

她的信是一首首的散文詩,

也是進入詩人心靈世界的另一把鑰匙。

 

艾蜜莉.狄金生二十歲即開始寫詩,一生創作了近1800首詩,只有少數幾首在生前出版,但在過世百餘年後,卻仍持續影響世界詩壇。她以獨特的天賦,從精簡文字中萃取出令人驚歎的深邃感受,拓展了詩的意境與視野,不但與惠特曼齊名,更有「英語世界最傑出詩人」美譽。

狄金生在三十歲選擇遺世獨立的生活,只穿白色衣服,除了到波士頓治療眼疾外不曾出門,也不見外人,只有少數摯友能拜訪她。隱居後的狄金生,進入「詩信一體」的創作時期,寫信成為她與世界溝通的文字橋樑。根據學者推估,狄金生一生寫的信應有一萬封,但她在臨終前要求妹妹銷毁所有信件,最後只有1049封保留了下來。

由於詩作深奧難解,加上她幾乎沒有社交生活,這些信於是成為後人勾勒詩人謎樣一生的拼圖:我們從中看見,宅居的狄金生始終保有自由飛翔的心靈,不斷思索生命、死亡、永恆等主題;我們也看見,即使愛得狂烈,她的靈魂仍只屬於她自己。

在這當中,又以本書選譯的「主人信件」,以及給嫂嫂蘇珊、文學知己包爾斯和希更生、戀人洛德的信,最能貼近詩人的感情核心。

或許正因為這些信件流露出詩人最隱祕的愛與期待、脆弱與恐懼,狄金生的家人基於保護立場,直到她過世七十年後才讓它們出現在世人面前,我們也因而得以走進她的心靈世界。

 

【本書特色】

◎收錄最能親近傳奇詩人艾蜜莉.狄金生的二十封信,深入「詩之隱士」的心靈世界

◎西方學者視為最高挑戰的「主人信件」,華文世界第一次完整呈現

◎哈佛大學出版社正式授權,全球繁體中文版首次面世

◎中英對照,由研究狄金生多年的譯者董恆秀精選翻譯、賞析

◎詳盡補充書信時空背景,摘譯與書信關係密切的詩,對照閱讀,更能深入詩人內心世界

◎書後另附其他書信佳句摘譯,呈現詩人創作時的點點星光

 

【主人信件──最接近詩人感情核心的文字】

狄金生保留下來的信件裡,有不少關於情感的信或未寄出的草稿,其中又以所謂「主人信件」最受關注。這三封信都沒有署名,只是手寫草稿,最後的謄寫本是否送到收信中手上,我們無法得知。

三封「主人信件」雖然難以解讀,關於「主人」的身分也一直是個謎,但如詩的意象和文字,表現了她對收件人無望的愛與渴求,讓她在火的邊緣與灰燼之苦裡煎熬,害怕受到拒絕與傷害,可說是最接近她感情核心的文字。

由於她在信中稱對方為「Master」,又將自己的位置降得如此之低,關於「主人」的身分眾說紛紜,甚至有學者主張,這三封信是她寫給上帝的,或是純粹虛構的。

無論「主人」是誰,至少我們知道,這個她傾訴心曲的對象,點燃了她旺盛的創作之火,因為就在寫下第一封「主人信件」的那一年,狄金生開始以針線將詩作縫成小詩冊(fascicle),從事自我出版。也同樣在那一年,她寫下了52首詩。

 

【中年之戀──最挑逗的情書】

「收到你一封信後我寫了很多信給你,不過感覺像是寫信給天空,翹首盼望卻無回音,有多少禱告啊,禱告者卻得不到半點回應!當其他人上教堂,我上我自己的,你不就是我的教堂嗎,我們不是擁有無人知道僅我們知道的讚美詩嗎?」(信790)

47歲之後,狄金生談了一場戀愛,對象是最高法院法官洛德。此時狄金生已經歷過情感的粹煉,加上多年探索心靈的生活,她終於摘下故作堅強的面具,展現出自由、無懼與快樂。由於信中情感之直接、坦率,隱居後只穿白色衣服的她點燃了內在劇烈的火山,讓許多學者大為震驚,甚至有學者認為她寫給洛德的信是「有史以來最挑逗的情書」。

 

【天賦獨具的「書信藝術家」】

年輕時的狄金生,信中時而激昂亢奮,時而輕盈幽默,時而展現對宗教的質疑。隨著年紀增長,她逐漸流露出警世或嘲諷,經常悼念逝去的親友,字裡行間折射出靈魂巨大的孤獨,以及她身為姊妺、摯友、情人的心,如何在愛與失去之間燃燒或冷凝。

她的信就像一首首散文詩,但與詩作最大不同之處,是寫信時的筆尖恣意飛翔。她會因為收信對象而使用不同語氣,文字技巧出色,加上與收信人之間共有的「通關密語」,讓信件充滿隱喻和想像,因而也有人稱她是獨具天賦的「書信藝術家」。

 

【致敬推薦】

林達陽、郝譽翔、張曼娟、楊佳嫻、楊澤、蔡康永、魏瑛娟、羅智成(依姓名筆畫排列)

 

【佳句摘選】

◎當我最快樂時,總有根刺梗在每個享樂裡。我發現沒有一朵玫瑰沒有刺。在我內心裡有一處隱隱作痛的空虛,我相信這世界永遠無法填滿它。

──給年少友人艾比亞

◎我數著海上的每個安息日,直到我們在岸邊相見。山丘那邊的天氣會像水手說的那樣晴朗嗎?

──主人信件一

◎我可以在林子裡玩,直到天黑,直到你帶我到日落時分找不到我們的地方。真實不斷湧入,直到將整座城鎮灌滿⋯⋯不是玫瑰,卻感覺自己盛開,不是鳥兒,卻在以太裡飛翔。

──主人信件二

◎你讓我淚水不停地流。我不在乎那像頂針一般大的咳嗽,我身體裡還留有一把戰斧與它砍的傷,但我承受得住。她的主人對她戮的傷更嚴重。

──主人信件三

◎若我的心像石頭,妳的是錚錚的鐵石,因為妳不會屈服於任何男人⋯⋯我為有個遠大的未來等著我們感到欣喜。

──給摯友暨嫂嫂蘇珊

◎當其他人上教堂,我上我自己的,你不就是我的教堂嗎,我們不是擁有無人知道僅我們知道的讚美詩嗎?

──給洛德法官

◎有時我寫出一個字,便注目凝視著它的輪廓,直到它發出的光芒,好像這世上從未有藍寶石一般。

──給友人萊曼

◎一封信總給我不死之感,因為它像是沒有肉體的純心靈,不是嗎?(信330)

 

 

【譯者簡介】

董恆秀,輔仁大學英美文學碩士,先後任教於中國文化大學、新竹教育大學並專事寫作。2014年受邀參與上海復旦大學舉行的艾蜜莉.狄金生國際研討會,與賴傑威(George W. Lytle)共同發表論文:’Emily Dickinson Comes to Taiwan: A Ten Year Journey’,深入狄金生翻譯與文化交流歷程。與賴傑威合譯、評賞《艾蜜莉.狄金生詩選》、《我居住在可能裏:艾蜜莉.狄金生詩選Ⅱ》;另譯有《打破神話:台灣人的認同與國民黨殖民遺害》。

目錄

【譯者序】書信與詩是她書寫的兩翼     董恆秀

【引  詩】這是我寫給世界的信    艾蜜莉.狄金生

  1. 最能窺見艾蜜莉感情世界的三封「主人信件」

主人信件一

主人信件二

主人信件三

  1. 一八四六年宗教覺醒席捲安默斯特

我是夏娃,又稱亞當太太

妳不覺得永恆很恐怖嗎?

  1. 安默斯特的靚女

回威廉表哥的情人節書信

給顧爾德的情人節書信

與艾蒙斯共乘馬車之遊

春天的輓歌

艾蜜莉15歲就認識的萊曼

低調睿智的 B. F. 牛頓

  1. 當赤道的艾蜜莉碰到北極的蘇珊

給蘇珊熱烈的「情書」

  1. 大腦過於活躍的美男子報人山謬爾.包爾斯

一封讓人猜謎的信

  1. 艾蜜莉與洛德法官的戀情

我承認我愛他

「不」是我們賦予語言最狂野的字

黃昏星升起

重返人世欣喜

我珍藏你的愛

  1. 當文學名流希更生第一次見到艾蜜莉

希更生眼中的艾蜜莉(一)

希更生眼中的艾蜜莉(二)

【譯後記】願能進入詩飛翔之境

【附錄一】書信的幾閃星光

【附錄二】有容乃大──海倫.韓特.傑克森

【附錄三】艾蜜莉.狄金生大事年表

【附錄四】引用與參考書目

【譯者序】書信與詩是她書寫的兩翼/董恆秀

書信在艾蜜莉.狄金生的生命扮演重要角色,書信之於她是一種「人間的喜悅」,她信喜的芽欣欣滋長,長了1049封。而這是保留下來我們看得到的,據信她應該寫有上萬封。寫信這項藝術,是她與人心靈溝通的重要文字橋梁,自是用心筆耕,通常先寫草稿後謄清再寄出(或沒有寄出),有時會附上她親手做的押花,更多時候是詩,或信本身就是一首詩。

信是她詩的準備與迴響,是她詩海裡一個一個的小島,在其詩海航行的讀者,可以登島或做跳島之旅,感覺她的星亮,她熱情的雕塑,她靜美的沙灘,當然也會看到她燒灼的痛苦,她神祕難解或不可解的黑夜,奔騰的海浪,以及簡潔俐落又耐咀嚼的沉熟。

寫信是她從小的喜好,現存的第一封信寫於十一歲給到外地念書的哥哥奧斯汀,向他報告家裡的母雞與小雞的狀況,密密麻麻完全沒分段。從少女時代到二十七歲決定致力寫詩這段期間,她寫給奧斯汀與要好女性朋友的信都很長,好像心裡有很多東西在燃燒,要把這些熱力噴發出去一般。

 

透過書信,走進「詩之隱士」的世界

湯馬士.江森(Thomas Johnson)在他編定的狄金生書信全集前言指出,艾蜜莉越發覺察到自己情感的赤裸,會讓人難為情,當家裡有人來訪,她避免出現,免得造成難堪,「我害怕,因此將自己隱藏起來」。她無法壓抑自己不以人最原本的坦率誠實講話,也就是「亞當與夏娃使用的語言」。

艾蜜莉曾在一封信裡說:「或許你們笑我!或許整個美國正在笑我!這我無法阻止!我的職責是去愛⋯⋯我的職責是歌唱。」若面對面講話赤身裸露的情感太強烈,那就寫信吧。書寫可以舒緩情感奔瀉的速度,寫信可以由自己掌控時間、通信人選與親密度,而情感依舊真實,聯繫依舊可持續,同時可以做自己,保有自己的真實—「做自己而不是做別人這件事,讓人永遠心懷感激」,艾蜜莉如是說。

隱居後僅穿白色衣裳的艾蜜莉,書信與詩是她書寫的兩翼;書信是詩的準備與泥土,信與詩竟然都以超過千首千封飛翔著。若說她的詩多數深奧難解,那麼她的書信更難,因為牽涉到特定的時空與文化背景,以及她與通信者共用的密語與共同經驗,可能只有當事人知道。不過閱讀她的書信真有到她家拜訪之感,特別是她的情書,彷彿進到客廳喝杯茶坐坐了!

詩像是幕前演出,書信的凝成與背景則像幕後,放在一起更能促進多元欣賞。

換言之,詩如果似彩色的海吟,那麼這些書信除了有助於艾蜜莉的彩色詩畫外,也呈現了雋永的素描樸真。

 

◆最接近詩人感情核心的「主人信件」

她留下來關乎情感的信、草稿信或謄好未寄出的信,其中三封極可能是寄給衛茲華斯牧師的所謂「主人信件」最受關注,因為最接近她情感世界的中心。這些信讓我們看到了她白衣下深藏的劇烈火山。

不過因為是沒有寄出的信,而且非常私密,因此許多地方困難解讀,我與賴傑威教授(Prof. George Lytle)多次書信與電話來回討論方有所處理,非常感謝他!他還跟我透露曾把這三封主人信件拿給一位年輕的女性心理諮商師看,她看了一下後回答說看不懂,而她是受過高等教育的美國人。因此三封主人信件的譯文裡為了減去讀者閱讀的困擾,加了一些放在中括號裡的額外解釋或注釋。

常常自比雛菊、小老鼠,讓自己看起來毫不起眼又弱小的艾蜜莉,骨子裡是個不折不扣的叛逆者、道道地地打破規則的人,只是她從來不用張牙舞爪的方式,而是以幽默、誇張、諷刺、熊心豹膽、不按牌理出牌、表面安靜內裡張力十足的美學方式表現。而在她年僅十五歲時就對宗教有深刻的質疑,當她周圍的親友大都皈依,且以各種方式要她當基督的女兒時,她就是有辦法迴避,這主要是因為她無法對自己不誠實。她在抵擋的時候表現出極大的抗壓性,且從未失去幽默感,還說發現自己「是夏娃,亞當的妻子」!我選出兩封她十五歲時寫的信加以翻譯,讓讀者看看她怎麼說,同時也是補充主人信件關於宗教部分的背景。

 

◆影響深遠的知己與摯友

艾蜜莉十四歲時曾喜感地在一封給朋友的信裡預測自己「到了十七歲就會是安默斯特的靚女」!也的確從十七歲到二十二歲之間,她身邊出現了幾位俊帥秀異的男大學生,只差沒有她所想像的有一大群跟班隨她差遣。她與他們相處極為愉快,其中一位叫喬治.顧爾德(George Gould)幾乎與她論及婚嫁。這時期艾蜜莉也遇見一位影響她深遠的良師益友班傑明.牛頓(Benjamin F. Newton),他的早逝令艾蜜莉極為悲傷,終生對他不忘。

說到艾蜜莉的感情世界必定會提到的就是她的摯友,後來成為她嫂嫂的蘇珊(也就是蘇)。蘇在艾蜜莉的世界所扮演

的,大概就像莎士比亞十四行詩裡的那位「黑暗女士」(Dark Lady),艾蜜莉寫熱烈的書信給她,但我們都看不到蘇的表情,蘇是真實的人,但卻如謎一般,讓人猜不透。

艾蜜莉與大世界最開始的接觸就是認識傑出報人山謬爾.包爾斯(Samuel Bowles)。他們兩人到底有沒有戀情,學者專家看法不一,不過艾蜜莉的確重視與包爾斯的友誼,寄給他的詩都是她的上乘之作。毫無例外的,就如她之前的男性友人一樣,包爾斯也是一位聰明的美男子。

 

◆中年之戀──最挑逗的情書

也許是四十七歲,或五十歲後,艾蜜莉談了一場愉快的戀愛,對象是當時麻州最德高望重的法官歐提斯.洛德(Otis Phillips Lord)。她寫給洛德的信,有學者認為是有史以來最挑逗的情書。

我們看不到與她交往過的男性有任何回應她、描述她的隻字片語,這主要是薇妮皆依艾蜜莉的遺言交代將他們的信件燒毀了,僅文學名流希更生兩封素描艾蜜莉的信留下來。這兩封信的內容常被引用,也讓我們得以一窺三十九歲時的艾蜜莉一點模樣。

當艾蜜莉的筆尖在信紙上散步或旅行,深情婉約有之,或瀟灑塗鴉、曠古低吟,或深月照心、海邊孤光。不過這本書並未能呈現上述的全部情境,因此在正文後的附錄一摘譯她書信的部分佳句,或能稍稍彌補不足之處,並看到她更多的慧黠與幽默。附錄二則介紹艾蜜莉仍在世時即慧眼看出艾蜜莉是偉大詩人的小說家海倫.韓特.傑克森(Helen Hunt Jackson),這位如俠客的小說家曾在信裡跟艾蜜莉說:「妳是一位偉大詩人,不過妳之吝於發表,實在對不起妳同時代的人,當妳撒手塵寰時,將會因自己在世時的吝嗇而難過。」她與艾蜜莉的書信互動饒富趣味。

 

看見詩人更多的慧黠與幽默

艾蜜莉的書信上千封,我僅翻譯其中極少部分的書信當然很不夠,不過我想做的不是大量的書信翻譯,而是翻譯讓我們多少可以到她接待室、甚至客廳坐坐的數封情書與相關書信,如此對她或許會有更具體的感受。書中每章人物背景介紹的文獻不少是參考艾蜜莉.狄金生重要傳記作家哈貝格(Alfred Habegger)厚達七百多頁的得獎著作《我的戰爭已成歷史》(My Wars Are Laid Away In Books: The Life of Emily Dickinson)。我與哈貝格教授有數面之緣,對他印象深刻,非常感謝他寫出這樣一本精彩豐富詳實的艾蜜莉傳記。

翻譯是一件吃力不討好的工作,而且稍一閃神就可能發生錯誤,因此非常感謝我的摯友黃保齡在百忙之中為我校稿與提出建議和改正。也謝謝外子倪國榮給我靈感的語言,他是我每章寫完後的第一個讀者。另外書中選譯的書信編號是依據江森與希爾德羅.瓦德(TheodoraWard)編輯的三冊《艾蜜莉.狄金生書信》裡的編號。最後,書中的譯文與賞析恐有遺漏不足之處,尚祈讀者先進不吝指正。

獎項名稱

延伸內容

評論

There are no reviews yet.

第一個評論者 “這是我寫給世界的信【精裝版】”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